在深夜遇見人生

2019年要飛菲律賓前,由於買到的是從台北出發的機票,就提早上台北幾天,見見朋友,在台北悠晃一下。

要飛的前一晚,由於買到的是下午的機票,不意外的跑去了酒吧喝酒(當然是一個人去)。去的時候是平日,店裡人不多,就幾桌客人。其中有一桌是菲律賓的遊客,四個人,但他們兩兩彼此不認識,是兩組朋友,只是因為剛好都來到同一間酒吧,恰巧也都是菲律賓人才坐在同一桌。

雖然我英文也還行,但整晚都沒有想要去打招呼聊天的意思。我通常都是一個人喝酒然後看大家在幹麻,除非有人要來找我聊天,不然我都蠻被動的。

就在吧檯看他們聊天喝酒玩樂,還有其他人吵吵鬧鬧,待到快要兩點,覺得也差不多該走的時候,那桌有個男生突然變得非常的焦慮,是恐慌症的那種焦慮感,老闆的英文其實沒有好到可以跟他溝通到這個地步,於是我就去安撫一下他的情緒,想了解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他真的非常慌,花了一段時間讓他冷靜下來之後,才了解發生了什麼事:他的朋友不見了。打電話也不接,不知道去了哪裡。跟老闆確認後,發現他的朋友很可能跟另外一個剛認識的新台灣朋友離開了(酒吧獵艷嘛),由於那個台灣人是常客,老闆好像認識,請他聯繫一下是不是真的跟他離開後,確定了人沒事後。他也比較不慌了。

這時候我其實想要回家了,但他提議說可不可以找個地方喝一杯咖啡,想要跟我說一下他這次旅行發生了什麼事情。那時其實已經約莫凌晨四點,附近有開的地方也只剩下超商,就帶他去附近有座位的超商買了咖啡坐下來聊聊天,想確認他情緒真的好多了再回家。

他才跟我說他這次的旅行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:

他前陣子剛分手,其實有點喜歡這個朋友,提議說可以一起來台灣玩,以為是可以讓感情加溫的一趟旅程;殊不知他朋友不做功課不規劃行程,旅行中又常常取消他預定的行程,去一些他臨時起意的地方,或者是跟新朋友碰面,就把他晾在一邊。所以整個旅行中他不但常被冷落,預計要去的地方還沒有去。聽起來就是他朋友非常的不在乎他阿,這個感情絕對是不成。不成也就算了,要玩的地方還沒有玩到,豈一個慘字了得。

旁觀者清,當然得指出他不應該再處處妥協他朋友的行程,他朋友不去他就自己去不就得了,更何況他跟我說他朋友有混到中國,中文根本就還比他好!(他是菲律賓跟美國混血)

接著他還跟我說他的工作:專門做企業激勵課程的教練。聽到的當下我真的傻眼。他自己也知道他所學明明就可以幫的上自己,結果卻讓自己落得這副德性。

聊著聊著天都快亮了,我也就跟他說了一下我隔天就要飛菲律賓,是不是很巧。彼此都覺得這個認識的過程太奇妙了,就換了聯絡方式,由於我會經過馬尼拉,到時候再看看有沒有機會碰面。

雖然他情緒穩定了,但我還是堅持要送他回他住的地方,我再走回家。大概就好人做到底吧。等我躺上床的時候都七點了,設好鬧鐘怕自己睡過頭錯過飛機(我真的曾經錯過一次)就睡了。

後來在馬尼拉的時候我們有碰面。他說,後來隔天他朋友邀約那個台灣朋友跟他們跑隔天的行程,全程都把他晾在後面跟。他雖然知道這感情應該是無果,但心情還是很受影響,他是靠著全程跟朋友語音聊天才撐過去,也順利回到菲律賓。回菲律賓後當然是也沒有跟對方聯絡。但他有了ㄧ個很棒的故事可以跟朋友分享,他也的確跟他朋友分享了。

就是人在異國的深夜,焦慮發作的時候,遇見了人生。

His name is Dan, my name is Life.

在馬尼拉的時候,他帶我去吃了好吃的餐廳,推薦了當地的特色菜,還邀約我去跟他朋友一起喝酒(就是在台灣的時候跟他語音聊天的朋友)。整個混進當地人的夜生活,我真的超喜歡。那酒吧觀光客幾乎零,但塞滿當地人,超好玩。馬尼拉真的不是一個會想再回去玩的地方,但有朋友又不一樣了。

紀錄一下那個奇妙的晚上,幫助了別人,也幫助了自己。

熱門文章